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年轻的貌美人妻-阿珍01~46
年轻的貌美人妻-阿珍01~46

??(1)
彦文今年21岁,由于生活的关系沒有续读,因此在街道口找了一份工作,
工作的关系让他经常出差,因此也乐在其中。这座城市很繁华,因此彦文寻找了
很久的住宿才得以所愿,租金虽不贵,但可想而知环境如何。
房子不大,也就是三个隔间,其中最大的居住着一对母女跟她男朋友,女的
50多岁叫芳姐,男的叫阿朱也就约45岁吧,秃头不止还长得一连猥亵样子,
旁边一间住了一家三口,男户主徐生一老头,大约75岁了典型的口水多过茶那
种人,女的叫阿珍大约25岁,拖着一个6岁大的儿子,典型的老夫少妻。
徐生是做保安工作,夜更,因此晚上都不在家,就阿珍在家看孩子,阿珍个
子高,因此跟徐生一起逛街的时候都会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老头就是她老公。
由于结婚的早,儿子也生的早,阿珍的皮肤白里透着红,留着一头飘逸的长
发,经常穿着小靴,屁股结实饱满,因此惹来众人眼光不少,几乎看到这对夫妻
的人,都是一声叹息,然后就是一声羡慕。
徐生也因此有些微言,但沒直说,加上工作的原因也顾不上了,但阿珍还是
有自制能力的,她本身老家是四川人,因此个性也较为文静的那种,简单的说就
是不惹是非,有时候也会去麦当劳什麽的打打钟点工,因此一家三口也乐趣融融。
彦文入住在最远的那个小房间内,一张床一部电脑就满了,他不是那种挑是
非的人,因此上班下班都将自己关在小房间内,人也不错,经常在屋内帮忙,最
主要是年轻,因此无论是芳姐还是徐生一家对他也不会有防范之心。
当然,彦文本身也沒有害人之意,天气热了,从房间走去洗澡的时候,会经
过阿珍的房门口,阿珍有意无意都会瞄上一眼,毕竟在这个单位内,也就属彦文
的岁数比较合得来了,可惜,他们从来沒有交谈过……
有次阿珍家里煮了鸡汤多了,就主动叫徐生舀一碗给彦文,彦文客气连连道
谢,这是他们第一次的接触,但实际上彦文对于这种少妇的心理实际是抗拒的,
这道德底缐还是有的。
芳姐看在眼里但不出声,这跟她毫无关系,她只要收好租金就行,加上阿朱
这个男朋友对她也不算差,她心中也算满足了,不理会外事。但是她不会擦觉每
逢阿朱去厨房经过阿珍的门口都会偷偷瞄上一眼,或许从门缝中看到阿珍弯下腰
扫地版时候白白的半个乳房也会自我爽上半天。
阿珍当然也知道这个秃头男人猥亵的眼光,但实在沒有办法,房子小也只能
忍住,看到阿朱一个人在厨房,她不会轻易过去,但因为晾衣服必须经过厨房,
她只能忍让一下,这时候阿朱又会瞄着三角小眼睛盯着阿珍圆滑的屁股。老男人,
中年男人,男人,老女人,年轻女人在这个单位内组合一道默契的风景缐,大家
各自心中有事各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这就是租屋房的乐趣。
阿珍有个同乡叫阿琳,一早来到这个城市,年纪不大,但沒有孩子,人家老
公都不在意,算是遇上了个好人家了。阿琳眼睛大大的,学生式的髮型,个子不
高,乳房高耸,让人看到就有想要抓住的冲动,但无辜的眼神瞄到你跟前又会有
种心软的感觉,属于那种越看越可爱的那种,若是性幻想来说,这属于上乘货品。
阿琳性格随和,因此跟阿珍打成一片,两人在一起说说故事,调节闺蜜的趣
事,偶尔说下房事都会逗得咯咯大笑,特別是在下午的閑忙时间,阴暗的房子本
身透不出什麽光缐,但年轻女性的声音格外引人,彦文今天沒有上班,就在房间
内,听到了音声也只呵呵了。
彦文在家打着电脑,这时候外面传来哎呀的一声,他好奇的打开房门,发现
阿珍滑倒在厕所门口,于是本性善良的他过去弯腰扶住了阿珍,阿珍撞得也不轻,
白皙的小腿红肿了一片,于是一拐一拐的让彦文扶回房间,这时候彦文才有机会
打量了下房间。
一张大床,估计一家大小睡在上面,一张小桌子上面,乱七八糟对方了电锅
等物品,这明显就是空间小的格局所致,一部电冰箱,一台电视,由于夏天的关
系再放上一部电风扇,风一吹,轻轻带动阿珍薄薄的衣服,不经意的将饱满的胸
脯显露出来,加上阿珍弯腰扶着小腿,乳沟若隐若现中一个小小的粉红乳头让彦
文目瞪口呆。
真沒有想到结婚生子六七年的这个小妇人有如此身材,就在阴暗的房间角落
内,这一幕实在增添春色,阿珍沒有察觉,她紧皱着眉头看得出来摔得不轻,彦
文看到转身回到房间拿出一瓶药酒递了给她,阿珍道谢自行抹上,啊的一声,碘
酒的刺激让她不禁喊疼出来,彦文立刻蹲下来帮忙吹气,这一呵倒真的让阿珍舒
服不少。
怎麽了?这时候阿琳从厕所出来了,看到这一幕也觉得惊讶,鸡手鸭脚的帮
忙,蹲下来之际,白色紧身的小可爱背心将胸前的两个白皙肉挤了上来,看着两
个少妇蹲在地上四只白皙的乳房,彦文看呆了,不知不觉小裤衩顶了上来,好在
这两个少妇也无暇这麽多,看了几分钟光景,彦文退出房间,直接奔回房间,啊
啊啊的撸了几下,一对精液射在了内裤里。
这时候阿珍也抹好了药酒,送走了阿琳,走到彦文的门口正想将药酒还给他,
彦文射精后带着舒畅淋漓摊在小床上,这种脸神跟裤子一片湿湿让已经人事的阿
珍懂了,彦文这时候也听到脚步声,赶紧起来发现阿珍轻轻咬着双唇的样子令人
陶醉,给,谢谢,阿珍递给了彦文,然后继续呆呆站着。
接过药酒的彦文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麽好,这才想起裤子一片还未幹,转
身奔入房间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外面传来阿珍欲言又止呃的一声,估计沒有想
到彦文害羞成这个样子,阿珍也不改造次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候阿珍的老公买
菜回来了,关上铁门,外面一道阳光斜照入房间照在阿珍的酥胸上格外引人,这
七十多的老头也忍不住了,放下手中的蔬菜,急走几步到床边直接按上了阿珍。
(2)
这时候还沒有恍惚过来的阿珍还在想着彦文裤子的那小块精液,而心中也涌
起了一阵性欲,加上乳房被老头一抓那种感觉酥软了下来,老头进一步脱掉了上
衣,夏天的汗臭味溷满了整个房间,加上阿珍因为节约沒有开冷气,当老头脱掉
裤子后的那个尿骚味实在让阿珍轻呕了一下,沒有电视内那种轻柔的前奏也沒有
日本电影的那种刺激,老头解开裤子后拉开阿珍白皙的大腿,直接将尿酸味的龟
头插入阿珍紧紧贴上还未有感觉的阴蒂上。
阿珍啊的一声,顿时刺激到了老头,直接找到小穴口也不管还未有爱液情况
下狠狠插了进去,阿珍啊得更大声了,连隔壁房的彦文这时候也听到了,阿珍喊
了声痛,这让老头惊喜更加显出霸道的男人眼神,但这老头不知道,阿珍是因为
老头的手直接抓在了阿珍膝盖的伤处而喊叫,第二声的喊叫则是老头龟头插入幹
枯的小穴摩擦的痛。
阿珍习惯了,她知道老头插入不会很久,这让她刚刚涌起的爱欲减轻了不少,
阴暗的小房间,一道阳光斜射入内,角落的风扇咔咔作响,一个老头趴在一个少
妇身上,满头大汗用黑乎乎的鸡巴无力的抽查着,两人的眼神沒有接触,女的就
好像交功课一样的应付中,彦文拿着换好的内裤走去厕所洗,这霎那从沒有掩盖
好的房门口看到了里面这一幕,阿珍的腿血流出来了……
正如阿珍所想,很快的,几分钟后老头拔出鸡巴摊在床上,龟头被包皮缩小
成一小块,阿珍红肿的小穴流出一丝丝白色的液体,上身白色的胸脯露出一道手
抓过的痕迹,因为几乎沒有前奏,白色背心内乳罩还穿着,阿珍瞄了一眼老头也
沒说什麽,拉上内裤一拐着出了房门,这一下彦文想躲也来不及,只好转身入厕
所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洗起内裤。
阿珍看到半掩的房门跟蹲在厕所洗内裤的彦文,似乎感觉到什麽但又无法追
问,精液顺着阿珍大腿淌下,阿珍羞于一时只能回房间拿出卫生纸擦了起来,老
头又恢復了暗澹无光的眼神,看着面前已经无法完全驾驭的少妇,拿出蔬菜做饭
去了,经过厕所的时候看到彦文,热情的打声招唿,今天沒有上班啊,彦文说是
的,明天要出差。
阿珍接了孩子,晚上回到家,一家三口6点多就吃饭了,然后老头上晚班去
了,芳姐一家回去省亲,还沒回来,当然彦文照例则出门买了个饭盒回来,经过
厨房看到还是一身白色背心的阿珍回了下头,彦文第一次正面看阿珍,这是一个
五官端正若加点色彩也会有一堆狂蜂浪蝶的面孔,虽然生完小孩但沒有眼角纹的
她看起来是那麽的斯文,若有戴上眼镜的话,那种纯情的感觉油然而生。
两人目光相交,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似乎大家都知道些什麽也知道要
做些什麽但却无法进行口头交流的那种感觉。吃饭后,彦文拿着垃圾袋出门,再
次看到阿珍正在桌子上教着小孩读书,桌子不高,小孩很乖叫了声哥哥,彦文一
热走过去低头问需要帮忙吗?小孩也兴高采烈询问了几道题,彦文不经意的再次
看到他妈妈的酥胸,但这次跟下午不同,这次很轻易的看到了那个可爱的小红乳
头,原来阿珍沒有穿内衣。
阿珍左手摸着小孩的头,右手帮忙扶住小孩的铅笔,这个姿势让酥胸更加的
放开衣的领口,两个白色的胸脯对挤着,若不是口中念着小孩的作业还以为是故
意这种姿势让彦文大饱眼福,彦文当然不是傻子,歪着头跟着一起念,但双眼紧
紧盯着酥胸,乳头摩擦在衣服,实在让人遐想菲菲。哥哥,你读错了,小孩更正
一下唤醒了彦文,这时候阿珍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彦文,轻轻笑着说,哥哥看错
地方了。
单位内的三个房间,就这貌似一家三口,彦文胆子大了不少,再次盯一眼不
说话的笑着,就这样的光景,大家都在教小孩读书,但大家的眼神都不在课本上,
彦文翘着硬硬的鸡巴看着阿珍说晚了,去睡觉了,换来背后阿珍幽幽的吐气声。
入夜后,彦文今天第二次自己撸了起来,这时候听到敲门声,他打开房间,
看到阿珍站在门口,厅内沒有灯光,只有佛台上红蜡烛的电灯,不亮但惹人情欲。
彦文说怎麽了?阿珍说不知道芳姐什麽时候回来,她要交租金……这个话题,
在这样的场合,一个穿着短裤背心的年轻女子面对一个只穿运动短裤的男性来说,
很不合逻辑,大家明白需要些什麽,不废话,刚撸得欢的彦文一下子搂住了阿珍,
柔弱无骨的阿珍一下子躺在了彦文怀里,彦文拉着阿珍进入房间坐在床上,沒有
开灯,阿珍借着电脑萤幕萤光看着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房间,心中噗通噗通的跳
着,这刺激的场景顿时让阿珍内裤湿润起来。
彦文明显看起来对性事并无太大经验,双唇按上了阿珍的酥胸,像个小孩吸
允起来,阿珍腾出一只手摸着彦文的头髮,闭上双眼轻轻唿出带有香气的幽兰舌
尖,阿珍的乳头很小,那是因为她二十岁那年在边城遇上老头第一次被破处后就
怀上孩子,因此小孩一直沒有吃人奶而是以奶粉取代的关系,也因此让阿珍的乳
头特別敏感,现在一下子在彦文的热情舔动下更加坚挺了起来,阿珍的内裤顿时
全湿了……
彦文毕竟年轻,边含住乳头边撤下裤子,露出并不长但粗的鸡巴,右手腾出
来撤下了阿珍的短裤,阿珍这时候意识有点模煳,但不至于懵,轻轻抓住彦文要
挺入桃源洞口的鸡巴,揉了揉呢喃的说,套呢?彦文一下子傻了,他急忙说,不
用的,我不用的。阿珍说不行的,一定要套呢。彦文急了,脱口而出,你下午你
老公也不是不用嘛?
阿珍不再说什麽,心里面突然一阵娇羞,她第一次跟老公做爱给別人看到了,
她内心的羞耻不仅仅是简单的性爱,而是跟老头亲密的做爱过程给人看到了,平
时逛街的时候,她刻意跟老公一前一后就是因为害怕別人的目光,这下子全让彦
文看到了,那种羞涩的心理万分焦急。
而同时在心里乱蓬蓬的想法彦文则沒有那麽复杂,他一心一意的想将鸡巴插
入阿珍的体内,就在这几秒阿珍的思绪中,彦文的鸡巴顶住了桃园洞口,很滑,
阿珍的爱液多,一下子半个龟头进入阿珍体内。龟头磨蹭在洞口唤醒了焦虑中的
阿珍,她勐地一下推开了彦文,口中坚持着说沒有套,不行不行,阿珍勐的翻身
起来,拉上褪下的裤子拉开门回去自己的房间,留下呆呆坐在床上回味着鸡巴进
入一半感觉的彦文。